Just So So.

  Azure Chan  

【绪凛绪】【短篇|完结】《牵心》

“真是的,怎么又走到这里来了…”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打在雨伞上发出极不清脆的声音。衣更真绪撑着雨伞走上天台,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又来到这个地方。

这个地方啊……

雨一直下,似乎没有要停的趋势。也因为这个原因,在衣更真绪的眼里整个天台都是氤氤氲氲,非烟非雾的,让他有瞬间的晃神。

这个地方的那个人啊……

雨一直下,衣更真绪缓缓地行走在这个昔日的漫步地,这个他经常和那个人牵手漫步的地方。

总是慵懒的语气和睡不醒的模样,真是的,老是要让自己担心的那个人啊。

每次想对他进行一番好好的说教,但每次听到他撒娇般的声音喊着自己的名字,就又会心软了。

真是的,衣更真绪,你就不能立场坚定点吗?

那个爱撒娇粘着自己的那个人,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牵着自己的手。明明两个男生的手都一般大,他却总是执意要自己完全包住他的手,每次问他为什么,他总是回答那个原因。那个笨蛋啊,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是…真的呢……

雨还在下着,雨雾大得让四周的景色都有些模糊。但在这片絪缊中,衣更真绪的视线却准确无疑地定格在那身影上。

皱着眉快步走过去,逐渐清晰的身影,还是那熟悉的蜷缩的身影。

一股莫名的怒火在衣更真绪心中燃起,他几乎是跑过去,蹲下将手中的伞递到身影的上方。原本想责备几句的,但当看到难得安静的睡颜,衣更真绪也不忍心说出任何责怪的话。只得叹了一口气,认命般从包里拿出一条干净的大毛巾,想将对方挂着雨珠的头发擦干。

只是一手拿着雨伞很不方便呢。衣更真绪这么想着。

低头看着对方恬静的模样,衣更真绪无奈地再一次叹气。他靠过去,用脖子和肩膀努力地夹着雨伞柄,两只手有些胡乱却是温柔地擦拭着那小孩黑色的头发。尽管隔着毛巾,但他还是感受到黑发的柔软的触感,就像此刻他看着他的睡颜心脏的柔软的感觉。

这个人有一双如同红宝石般的眼眸,每次只要这双眼睛看着自己,总感觉自己被吸进去了。

沦陷进去了……

发出轻轻呼吸声的嘴唇总是喊着那如同有魔力般的“真~绪”。

有着让自己无法拒绝的魔力。

就在衣更真绪还在想着什么的时候,自己的一只手突然被抓住,惊得他回过神看着作恶的那个人。

尽管还闭着眼,但是上扬的嘴角和抓住自己的手让衣更真绪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已经醒了。

“凛月,别装睡了,快点起来。”衣更真绪无奈地用另一只手拍拍朔间凛月的脸说道。

朔间凛月笑着睁开眼,看着眼前有些狼狈的衣更真绪,懒懒地开口说道:“真~绪你怎么这个姿势呢…”

衣更真绪捏了朔间凛月的脸一下,假装恶狠狠的语气道:“还不是因为你我才这个姿势,累死了!”本来还想再假装更加“凶狠”的,但是看到朔间凛月红眸中的狡黠的笑意,最终还是宣布放弃,果然,自己对这人没有任何抵抗力啊。

“好了,凛月你真是的,竟然在涔涔满面风的环境中都能睡着,要是感冒了怎么办!”衣更真绪重新拿好雨伞,用毛巾小心翼翼搭在朔间凛月的头上,然后背对他蹲下。

朔间凛月了然一笑,起身趴到衣更真绪的背上让他背着自己。

“凛月,拿一下伞。”

听话地拿过雨伞,朔间凛月趴着衣更真绪的耳边轻轻说道:“真~绪,我听你的话拿过雨伞了,你是不是要表扬我呀?”

“什么?”衣更真绪还没反应过来朔间凛月说了什么,就感觉自己的左手被牢牢抓住。衣更真绪呆了一下,随即马上回应过来,带着宠溺的语气,“真是的,凛月你还是小孩子啊。”

朔间凛月开心地摇晃着二人紧紧牵着的手。

“真~绪,你知道吗?”

“知道什么?”

“牵手可是会将对方的心给牵走的噢。”

“…傻瓜凛月,这种话你都相信。”

“咦,难道不是吗?”

“不知道…”

……

或许,那说法是真的吧?

……

衣更真绪悄悄加大了牵着朔间凛月的手的力量。

朔间凛月微笑着也用力牵着衣更真绪的手。

……

「牵手可是会把对方的心给牵走呢。」

那我就,

永不放手吧。

……

永远。

评论
热度(5)
© Azure Chan | Powered by LOFTER